大学断代史(二)——生活,不是那样简单

/周英明

The minute you think of giving upthink of the reason why you held on long

——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想想当初为什么坚持走到了这里

生活也许会给你开个天大的玩笑,曾经你所苦苦坚持的到后来却是一无所获;而所厌倦的却是主宰你走向终点的伴曲。时间在不经意间跨过了几乎我整整两年的青春,大二的整整一年里我依旧还是那样:逃课、看小说、看电影,已然没有意识到生活的窘迫,在这样堕落的年华里最终免不了挂科的节奏,终于还是把《大学物理》和《概率统计》给come over了。对身边的事物失去了知觉与兴趣,每次依旧理直气壮的打电话给父母要钱,依旧还是和朋友在酒桌上买醉,用醇香的味觉刺激着麻木的神经。

生活的节奏迫使我急切的需要钱,曾羡慕那些在大学里自给自足的学长学姐,也想着或许自己也能,殊不知对于一个混迹了大学两年却一无所获的青年来说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由于没有技术没有能力只能跟着家里的堂哥去工地里当民工。我曾不敢相信那样弱小的身子却也能在工地里整整做了一个寒假的苦工。每天可以再很早就起床到工地里做钢筋工,夜深十一点以后才回租房里睡觉,这段时间里让我想起了再大学里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与安逸,瘦小的身躯可以扛着重达几十斤的钢筋。在那里让我第一次接触到了社会的弱肉强食,我可以看到那些将近60多岁的人为生计而而奔走于工地的老人,这本该是享受天伦之乐的年轮,却还是……

很幸运,着这里让我懂得了生活的残酷,让我看清了自己的本质。我可以每天不断的听工友们指着我说,“你看这就是大学生……”。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的尴尬与憋屈是要往何处而放,还有刻意安慰说“其实我很佩服你,一介大学也能来吃这样的苦,将来必成大器……”所谓云云,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内心深处的哀嚎与痛苦。

家乡的冬天虽说比不上北方的寒冷,却也寒风簌簌,充斥着我单薄的身躯,由于从家里来的时候只穿了一件衬衫,虽说也带了不少衣物,却舍不得穿着它去工地里干活,生怕把衣服弄破弄脏,冬天的夜晚是那么的寒冷,可是为了生活我还是每晚都去加班,那段岁月里也许是我此生 过得最充实最最苦楚的日子。现在想来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支撑这我走完那个寒冷的冬天。加之从未做过这样的重活,每晚回来可以清楚看到手上、脚上磨起了不少水泡与手茧,痛的可以忘却一切。这我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在城里可以看到家家户户欢欢喜喜的团聚在一起吃个年夜饭,而我却孤身一人独处外地。

快要开学了,我也拿着自己挣取的第一笔钱财虽说不多却也是我认为的一笔丰厚的补偿,可以想象一个刚从大学里出来的学生是怎样的熬过了工地的苦工生涯,可以想象离开工地那一刻的我是有多么的黑。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是的大学生,还是个上个月只知道吃喝玩乐、只知道酒桌买醉的青年。这一年,我十九岁,这一年也让我懂得了生活的不易。这一年里让我学会了坦然面对一切自己无法改变的处境。也许你的出生就口衔金子,不用为生活所累。也许你的出生就失去了父母,也许你的出生就意味着残缺,也许……我不得不承认世界确实不公平,我至少我还有爱我的父母和亲人。也许上天将你人生的起点设的比别人低是想要你用双倍甚至更多的奋斗来冲击你人生的巅峰,是要你比别人懂得生活的不易。这一年里让我突然懂得了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也许是冥冥之中小时候的预见吧,重拾童年的誓言。让我懂得了知识真的可以改变命运。

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你怎么活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虽然有时候并不见得所有的决定都是对的,但是感慨可以,永远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过去的事情上,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都是自己来过的。